我在阳间收脚印最新章节

第二章 没有脚印的女人

八月十五,中秋,夜。

时针指向了凌晨1点,酒足饭饱的人们在节日的狂欢后,逐渐睡去,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灯火一盏接一盏,渐次熄灭。

明月高悬,浮云翩跹,搅动星光璀璨。

向阳城沐浴在一片宁静祥和的氛围里。

长街尽头,燕鸣湖畔,喝了半斤白酒的苏浮生,已经有些醉意,行进中步伐不稳,走成了s型,加之夜风吹拂,醉意更浓,踉跄间终于不支,以鲜花凋零般的姿势,倒在路边一片花烟草里,惊得正要绽放的花烟草又闭合了回去。他想要爬起来,尝试几番,只觉浑身乏力,无法起身。

“今宵醉倒何处?花烟草里,觅得烟火神仙!”

他嘴里嘟囔着,又一次尝试起身,就在这时,燕鸣湖上空,忽然出现了无数朵红色山茶花,一般大小,在夜空中次第绽放,仿佛烟花盛开。

花瓣片片打开,一共六瓣;花蕊娇嫩,有六根,每一根花蕊都发出了耀眼蓝光,辐射开去,洒满了整座向阳城。

无数双脚印,或大或小,或深或浅,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悉数从向阳城大街小巷飞起,于无数道蓝色光芒中呈螺旋状,缓慢攀升,向着燕鸣湖上空的山茶花疾驰而去。

长发,红唇,玉指,裸足。

一位女子,一身白衣白裙,怀里抱着一只橘猫,于蓝色光芒中,缓缓而降。此时湖中汨汨,开出一朵山茶花,莲花般大小,六片花瓣一同散开,六根花蕊白里透红通体粉嫩,女子的小脚丫轻轻落在花蕊上,如蜻蜓立于荷花,

她伸出小手,小手温柔,轻轻一挥,无数朵山茶花便瞬间汇聚一处,变为一朵;无数道蓝光亦随之汇聚一处,变为一团螺旋星云;无数双脚印亦悉数汇拢到这一星云中。一花一星云,绚烂如梦。这个女子便是风几何。

风几何玉手纤纤,拇指和中指轻轻起了一个捏的势,螺旋星云带着脚印被收入花心,花瓣瞬间闭合。

向阳城又回到了夜阑人静时的样子,仿佛一切未曾发生过,大橘猫伸出爪子,舔了舔,忽然停住,看向了湖畔花烟草间,一双眼睛放着绿光。

苏浮生睁着大眼睛,早已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

风几何却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放下橘猫,将手心的山茶花戴到发梢,然后弯腰,抱起橘猫,用额头碰了碰猫咪的脑袋,轻声细语:“小橘灯,走咯!”,说完,那脚下的山茶花便荡起一片涟漪,向着岸边漂去。夜风轻抚,只见她白衣飘飘,不多时便靠了岸,风几何走下山茶花,沿着湖畔小道,缓缓而行,山茶花重新收回花瓣并悄然沉入水中,只留下湖面一片涟漪,扰得明月悠悠。

苏浮生这个中秋所喝的酒都在此一瞬间消散殆尽,先前的醉意全无。

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胆大妄为。

他想都没想就偷摸跟在风几何后面。

前几天,向阳城刚下过入秋后的第一场雨,大街小巷,低洼处还有着深浅不一的积水。

此时中秋夜,星月璀璨。

长街上,积水小潭,倒映着明月万千。

此情此景,恰似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风几何的光脚丫偶尔会踏入积水小潭,湿漉漉的脚丫从积水小潭里出来再落于干燥的水泥路面,却没有留下脚印。

苏浮生摸了摸自己的眉毛,心下大奇,不仅暗想:“此女是何人,能施展如此魔术,甚至所行之处,不留脚印。”

明月如霜,大地一片白。

但风几何却未有影子。

苏浮生远远跟着,亦步亦趋,他看着月光下自己长长的影子以及自己留下的脚印,心下大骇。

“她没有脚印,也没有影子!”

叫小橘灯的大橘猫趴在风几何肩膀,一直盯着苏浮生的方向,它已经发现了苏浮生在跟踪,时不时哈气,风几何便伸出小手,轻轻地拍一拍它的屁屁。

“乖了!”

由于是远远跟着,加之夜色掩护,即便月色明媚,苏浮生也没法看清风几何的模样,他很想加快速度,冲上去前,跑到风几何面前,看看她长什么样子,但转念又想:“女子会这般妖术,所过之处,无脚印无影子,其中必有蹊跷,不可冒失,先跟着静观其变。”

注意打定,一路跟踪,穿过向阳城大街小巷。

不多时,便到了坐落在郊区的向阳站。

站台的指示灯发出暖黄光芒,由于夜深,进站和出站的列车已经不多,每隔一个小时左右,方才经停一趟,上车或者下车的人几乎没有。

风几何一路畅通无阻,进了站。

“为什么进站口的人不盘问?”苏浮生暗想,“难不成他们看不见她?”

苏浮生走到进站口,递给安检员一根烟,问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位姑娘,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穿白裙子,还抱着一只猫,橘猫,进去了?”

安检员拒绝了苏浮生递过来的香烟,打量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没看到你说的人进去,再说,也不许带宠物进站,需要办理宠物托运。”

苏浮生暗想:“别人果真看不见她。”随即面带微笑,对安检员说道,“我去里面接个人,能行个方便吗?”

“里面都没人了,你送谁啊?不行!”

苏浮生打着哈哈,突然想起了早上因为进站送朋友的妈妈去朋友那边过中秋节,办过爱心卡,就取了出来。

“我有爱心卡。是这样的,我一叔叔喝多了,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听,我担心他是不是在候车室睡着了,所以来看看,顺便叫醒他,他的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进站了,您看能否行个方便。”苏浮生假装心急如焚,边说边看手表上的时间。

安检员接过爱心卡,扫了一眼:“进去吧。”

苏浮生如释重负,小跑着,进了站,猫着腰,上了站台。

“还在。”

他气喘吁吁,长出了一口气。

风几何抱着大橘猫,坐在1号站台的椅子上,明月星辉,乳白色的月光洒满她的白衣长裙。

秋风轻抚,长裙飘飘,而长发飞起。

虽说还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苏浮生已然看呆了。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见!如果能认识她,做个烟火神仙,该有多妙!”

苏浮生感叹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远方传来隐隐约约的哐当声,有火车要进站了。但却没看到接站员前来安排火车入站。

苏浮生看了一眼铁轨,铁轨延伸向远方,笼罩在月色中,说不出的孤独。

“我和此女,看来是有缘分的,只怕因缘难具足,会如这铁轨一般,永远平行,而无相交之机。”

正胡思乱想间,两根铁轨却起了变化,变化突现,让苏浮生差点喊出声来。

只见那铁轨上,次第开出了花朵,小朵小朵,相互间隔一扎,都是红色山茶花,在乳白色的月光下,红白相映,恰似牛奶浴中浸润着红玫瑰,而黑的铁轨横亘其中,怪异无比,也美得令人心碎。

“铁轨开花?”

他揉了揉眼睛,方才确认两根铁轨上千真万确,正一朵接着一朵,渐次绽放着红色的山茶花。

绽放后的花朵,渐渐变大,直到如拳头一般大小,方才停止。

苏浮生目光顺着铁轨,远而望去,是次第开放的、大朵大朵的红色山茶花。

待山茶花都开好了,哐当哐当的火车轮子碰撞铁轨的声音也近了。

远方,于月色中,驶来一趟火车。

那火车就行驶在开满花朵的铁轨上。

更令苏浮生惊奇的是,火车头前喷着半米高的火焰,在风速的作用下,仿佛给火车梳了一个拉风的大背头。

喷着火的火车,犹如一条火龙,驶过,而铁轨上的花朵却毫发未损。

随着刹车时放气的呲呲声,火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当火车速度变慢,苏浮生却看到了越发惊奇的景象。

那火车上,也开满了花朵,五彩缤纷的花朵,大朵大朵的,小朵小朵的,相互交织,螺旋盘绕着,布满了整个火车。

苏浮生数了数,火车一共有66节车厢。

每一节车厢的窗户里都亮着灯光,花藤便没有遮住车窗,反而恰到好处将车窗留了出来。

车窗里,人来人往,男女老少,衣着各异,不太看得清晰,也听不到任何喧闹声。

“看来隔音效果很好。”苏浮生摸了摸自己的眉毛。

火车缓慢停下,车门打开。风几何抱着橘猫,从长椅上起身,走进了车厢。

车门关闭。火车启动,缓缓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