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机最新章节

第一章 始发站 第一节

我是个 usdriver,可不是一般的公交车,这辆车陆续上上下下的,都是我的相亲对象。我开着这辆车十多年了,也算是个老司机,有人坐了一站就下车了,可能都不记得还有我这个司机,觉得车应该是自己开的。有人坐了很多站,被我强行开门下车,或者直接跳车了。车还没有到终点,不知道是否还有下错车要求重上的,或者终点前一站新爬上来的…不过这一路虽然开车辛苦,但是经历过于精彩。鉴于司机的记忆力也是过于好,就把这一路上的乘客做个回忆吧。

那就先讲讲我是这么当上这个司机的吧。

13年前,我还在上大学,父母告诉我大学一二年级一定不要找男朋友。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到了可以交男朋友的“法定年纪”了。某一天的下午,我傻乎乎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完全忽略父母有些不自在的表现。我妈在窗边摆弄窗帘,这不是一个女侠的母亲正常的日常举动。我爹从沙发上坐起又躺下,也没见上个厕所。快到晚饭时间了,他俩好像有某种默契,准备行动。在那个还没有微信的年代,这可能是信息传递的最高境界了。

我爹很自然的说我们出去吃晚饭。我妈找出了一条她的绿色碎花雪纺连衣裙,现在我还能记得十三年前那条裙子还挺好看的,只是我穿大了一号。找完了裙子,两个人开始纠结我应该梳个什么发型。对于一个三人正常晚餐来说,这些环节确实非常多余。幸好我是个短头发,玩不出什么花式编发,在还没有抖音的时代,审美是有地理隔离的。

在上下左右端详好了之后,终于可以出门了。用现在的话讲,我当时的状态就是“一脸懵逼”。

路上我爹和我妈给我突击补课,今晚上参加晚宴的来宾都有哪些。一共八人,三加三加二。我以为就是你们朋友家庭聚会,恰好另外一家的儿子也刚好暑假回家,顺便蹭个饭。

我记得饭店名字还是一个乡土气息的词汇:金土地!我也算是我们市里吃过很多饭店的小朋友了,这么别致的名字我还是开了一小下眼界。

一进包间,另外那一家三口已经到位了。有一个略显年轻的男士在给每个空杯子倒茶。这个男士头发很短,发际线啥样我是不记得了,当年发际线这个词还不算流行。穿了个灰色短袖,黑色休闲裤,穿了一双可以外穿的拖,带了一块运动手表。身高嘛,可能差不多高,就是很瘦很瘦,显得头特别大。

我爹妈就让我叫这个叔那个姨的,我也没有走心,复读机一样喊了一遍,表面上还是看起来是个热情礼貌的小女孩。

全体就坐,一个圆桌,我坐在主宾的对面。那个男生坐在我的右手边,我对面的主宾就是他爸,也就是今晚即将买单的大哥。

大人们寒暄几轮,我也很老司机的陪大人们寒暄。之后重点来了,必须敲一下黑板。坐在我右边的男生转过头来问我一句:你大几?顿时全场肃静。我说:大二结束了。他爹抢过话来,说他儿子在香港读博士,比你大五岁。我煞有介事得夸了一下,真优秀!之后就是日常三连问,读的什么专业啊?什么时候毕业啊?读博士累不累啊?

我有点隐隐约约的觉得气氛不对,连猪跑都没有见过的我,哪里知道直接杀猪了。原来是相亲啊!

他爹很直接的查了一圈户口,包括我的学校专业以及所在城市的各种著名景点,风土人情等。我也是见过世面的好么,当年保送面试还要辩论赛的呢。

印象深刻的有三个问题,排序不分先后,十三年了,我能记住就不错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第一,是否喜欢杭州(我上大学的地方);二,大学毕业之后怎么打算的;三,你最崇拜的人。

我是觉得我当时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都不怎么样,可能这也是第一个乘客飞了的主要原因。

当时我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哈尔滨考gmat,一个商学院英语入学考试。所以我回答我大学毕业之后想去美国读商科。他爹妈微微点了一下头。说女孩子不要搞什么计算机,读个会计啊,管理啊挺好的。

然后就是杭州,我一个东北女侠,第一次到冬天没有暖气的地方被ruin了两个冬天,还包括夏天的巨热。我自然说不喜欢杭州,冬天太冷,夏天又太热。我爹还深有感触的说,当年送她去上大学,在宿舍里铺床的时候,我睫毛都是汗。他爹对这个回答似乎不是很满意,可能比较缺乏内涵,怪女侠太直女。

第三个问题,最崇拜的人。我隐约的记得当年我在看一个电视剧,叫走向共和。我就没啥思索的说很喜欢袁世凯。他爹很震惊,问我为啥是这个老头子。我貌似说了一堆很有内涵的回答。他爹有点接不住话。我就成功的把天聊死了。

之后就是大人们在边吃边聊,我就剩边吃。偶尔右边的男生聊两句我要出国的事。然后就是加了个msn,暴露了年龄,msn的年代。我很日常的美美的吃了一顿接地气的东北菜。

其实这个男生很像我一个网恋“男朋友”,可以说相似度99%,我一见到这个人,很震惊,不会是他吧…所以自带了好感。

回家,我爹妈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复盘今天的相亲过程,外加各种评论和引经据典。说男生自己很上进,从来不坐飞机回家都是火车,读博士也很辛苦还在努力,就是相比我来说瘦小了点。补充材料是男生家里很有钱。

就这样,一个新手司机,接了第一个乘客,打卡时间到,从始发站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