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机最新章节

第一章第二节

还是给第一位始发站乘客起个艺名吧,我妈说就叫小博士。

小博士是很典型的单眼皮男生,那个年代很流行的,比如孙红雷画风。相比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侠,确实感觉好像我能打他两个带拐弯。

第一次相亲,确实没什么经验。对于相亲前中后的步骤环节,注意事项,包括预备话题及问题答案都完全小白。这个任何事情呢,都有一个从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的过程,就跟先把书读厚,再读薄的过程一样。

后来小博士就回去香港了,我也去哈尔滨考试,从哈尔滨回了杭州。

这里必须提一下从哈尔滨到杭州的经历,让你们更充分的了解一下女侠本侠。

从哈尔滨考完试可能是下午一点,我买的是下午五点多的哈尔滨到上海的春秋航空,因为便宜。我爹的同学从黑龙江大学接上我送到机场,原本是直接送我进安检他就可以回家了,结果直接晚点,没办法,老人家请我吃了个晚饭,一直尬聊坐到七点。我也礼貌的请叔叔回家,我自己在机场等。结果,登机口又发了泡面,十点多才准备起飞。我记得我是一个飞机右侧靠窗的位置旁边的两位都是到昆山的,一路上都在研究昆山的发展大局,从工业到房地产。到了浦东已经是后半夜。我应该怎么回杭州呢?第二天早上还有短学期的外教课。

机场大巴到上海南站的早已经没有了,当年从浦东打车进城要一百多,2008年的100多对于一个大学小朋友来说还是一笔巨款。幸好,还有浦东到虹桥的接驳车。先进城再说吧。

到了虹桥,离南站近了些,这个点只剩出租车一种交通工具了。刚好下车的时候有两个老爷们也要到打车南站,出租车司机问我要不要拼车。现在想想,要是现在的我肯定选择不拼车,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风险的存在,也不懂可能会有什么风险。我就这样跟两个老爷们外加一个司机四个人一辆车,哐哐哐就到了南站,我记得一路上还聊天我要去杭州。我很想配一个捂脸的表情。

那时候还没有什么12306,去哪儿,携程这些可以网上购票,只有去窗口买票。我就买了最近一趟到杭州城站的,早上七点半样子开车。离七点半还有几个小时。我进了站,在候车大厅里溜达了一圈,发现能平躺睡觉的地方都被占了!不过在上海,这种随地睡觉的情况太多了,也是从南京路上的横躺竖卧,我第一次感受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咋整呢?我观察了一下座椅还有空的。挨着的三个座椅,我把自己横着塞到把手下面,横跨两个把手,书包就放在上半身的座椅上,胳膊穿过书包背带,这样不会被抢了。就这样,第一次在外面睡了个免费觉,直到赶上第一趟火车到杭州,下了车再坐公交车到学校,直接进教室上课。我还记得讲的是nl 。

说起上海的横躺竖卧,第一次到上海的我还是小震惊了一下。在南京路的各大地铁口,跟现在抢车位一样要抢比较好的睡觉地点,拿出报纸铺在地上,这样可以享受地铁的空调余风,不至于外面太热和蚊子太多。南京路上的长椅更是抢手货,可能因为不用接地气,不用担心被往来行人踩到。这是我第一次对大城市的震惊,好歹我也是在省会城市长大,露宿街头这种事应该只出现在万恶的旧社会。震惊为什么这些人要睡在马路上,可能是上海的酒店太贵了,地铁也很贵,没办法只能睡在这里。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包括现在也是,看这些露宿街头的人心里很难过。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是下一个上市公司老总,或者其他类型的成功人士,又或者赔光了钱只能流落街头。

在上海赶末班地铁也是个技术活,我住过网吧,当年叫包宿。

想起年轻时候的荒唐事,还是要感谢那时候的治安,让我安然无恙的活到了今天。要不只能在新闻里看见一个化名的本女侠了。

回到杭州之后,偶尔用msn聊几句。当时还有一个实名的交友网站,叫校内网。我们又加了校内网的好友。校内网的一个双刃剑就是好友之间的好友也可以互相认识,这也是后来我跟这第一位乘客不了了之的原因之一。

有一天我去黄龙逛,西湖附近的小街小店,像杭州大厦,银泰百货都不是我们能进的。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叫爱马仕,lv,香奈儿之类的。收获是买了两块米奇的手表,我记得可能是98块钱一块。想跟我堂妹一人一块。我就把今天的剁手成绩show到了校内网。小博士很敏感的跟帖了。问我这是米奇吗?logo很山寨啊。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情商有点捉急。

msn上开始聊开了关于这两块一模一样的手表,比如买给谁的。结论就是,他向我要了其中的一块手表,并且要求我邮寄给他。我以为这是暗示吧,想都没有想,就执行了。

那时候只有电脑插网线才能上网,手机也是只能发个短信,所以实时感差了点。但是用一个歌词来说也很有道理,那时候什么都慢,车马邮件都慢,所以速食快餐也吃的慢。如果当年有微信,估计上下车的速度还要提高一倍。

2008年的8月份,也就是相亲之后的一个多月吧,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我出国了。在桃仙机场出境,到了仁川,落地的那一刻才觉得自己真的离开了父母的“势力范围”,以后真的只有靠自己了,飞机从海上飘下来的那一刻,还真的是掉了两滴眼泪。

再仁川机场,我用从家里的韩国商店兑换的一万韩币买了十美金的电话卡,给父母打了ic电话,告诉他们我到了韩国经停,等几个小时再飞。

我还在仁川机场留下了点东西,洗手间丢了一卷画。跟机场工作人员用英语描述了半天,发现彼此都听不懂。工作人员很想跟我说韩语。本侠也是一个月雅思考了6.5,这个韩国英语确实雅思听力里面没有涉及到。我们俩你一言我一语很有耐心的讲了很久,她终于听懂了!用便签纸写了一堆韩国文字。让我拿着这个给工作人员看。这张纸好像通关文牒,我拿着它一路小跑通过了各种锁着的隔离门,进到下飞机的地方,沿着一路开始找,居然还在一个安检口遇到了一个娶了中国媳妇会说中国话的韩国大哥。

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找到那卷画,但是,仁川机场一日游了!

那次相亲也成了这位乘客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见到真人。不过后续在异国msn上发生的事情,现在感叹觉得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