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机最新章节

第二章 第三节

知道外面吃很贵,所以就要学会自己做。

我保持了很长时间的乱炒,用250种蔬菜炒250种酱料,红的绿的花的紫的白的,反正我也不知道国外那些奇奇怪怪的植物是啥,什么意大利瓜,我看跟西葫芦差不太多。酱料就更多了,基本老外做饭,十种东西让你蘸一百种酱。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此生所爱,就是番茄酱拌大米饭。简直好吃惨了。特别是冷的剩饭,拌上番茄酱吃,真,此生足矣。另外一种扩展吃法,可以用鸡蛋炒了大米饭,等感觉炒差不多了,直接倒一瓶番茄酱进去,红红的,完美。我独家菜谱,可以赶紧尝试一下。番茄酱切记不可少放,看起来红呲烂瞎的就对了。

后来我开始学习各种外面的食物。比如石锅拌饭,我还问过大韩航空的空姐,你们飞机上的这个拌饭拿韩语咋说。她还告诉我叫: i- in- a,非常耐心的教我读了一二十遍。大韩航空吃的是真不错,有拌饭,海带汤,早上就是白粥泡海苔碎。17个小时还是挺值的。相比之下,日航的餐简直给我当头一棒,早餐就给你四分之一个三明治,试问让我怎么下嘴。我要是把这个三明治一口闷了,旁边的大哥大姐们会不会觉得我太可怕了。就是女神喝水:“咕嘟,嗯~”,女汉子喝水:“吨吨吨吨吨”。

我学的第一个菜就是拌饭,比较简单,蒸了饭,煮一堆熟菜,让加上辣酱,整个半生不熟的荷包蛋,夸夸夸一拌,完美。

某一次回国,我给我爹说,我给你做个饭吧。我爹满心欢喜在那等。我嘁哩咔嚓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给我累够呛。还整摆盘啊,颜色搭配啊啥的。我爹坐在桌边向我投来期待的小眼神。之后吃了一口,放下了,意味深长的问了我一句:你这么多年在国外是咋过来的,我太同情你了,你咋活了这么多年的呢?我内心是崩溃的。算了,我还是番茄酱拌大米饭吧。

话说我跟翠花大哥的第一次见面在一个茶馆里,老家的冬天还是很冷的。我穿了个羽绒服,什么棉裤啥的都来了。但是看起来还好,不是很臃肿。翠花大哥约我见面,他提前到了五分钟。我一进去看见一个庞然大物,我就知道就他了没错,所以我说他能打我四个。翠花大哥坐在一个藤椅里,注意,是藤椅里,我感觉那个藤椅都要让他撑爆了。就是整个人好不容易塞在椅子里的样子,看得我这个难受啊,我估计他要是一站起来,椅子都能跟着一起起立。两条腿的横截面直接铺满两个把手中间的区域。这就是我对翠花大哥的第一印象。

然后咱再说其他部位。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伙夫。真的脑袋太大了!视频里真的要失真。一脑袋自来卷。遮不住这一颗硕大无比的头。我有点上头的感觉。

手也大,整个人好像阿凡达,巨大无比。本侠已经可以说是虎背熊腰了,176的身高,四川男人基本没有敢半路劫财的,怕我把他劫了。这位大哥装下我绰绰有余。不是说要找个比自己庞大的男朋友可以有安全感么,不,我用亲身经历说明,这不是安全感,这是泰山压顶,压迫感太强了!我觉得他走向我,开始是一个影子过来,然后慢慢出现一个怪兽。

喝茶的碗,放在他手上等于消失,好像用手擦了一下嘴。

我哆哆嗦嗦的怕他站起来一拳给我打回加拿大,把在qq上聊过的话题又复读了一遍。反正我一直眼睛不自主的盯着他坐在这个椅子上难不难受啊,我穿这么多,椅子轻轻松松,他把自己塞进去,能喘得过来气么?整个过程我一边复读,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琢磨他两腿一线塞满椅子到底啥感觉。就这样挺了俩小时,结束了此次复读和见真人的环节。我们俩同时起立要走,我噌一下就站起来了,他确实站起来慢了点。毕竟塞了俩小时,有点整不出来了。我问他你有多高,他说186,哇好高啊。然后他就自觉主动的说,我估计我有二百斤!我听见这个数字差点躺地上,200斤,咋长的呢?往死里吃我都吃不到200。

他估计看出来我有点嫌弃,就说你这么高啊。我说跟你比起来,我还是挺小巧玲珑的。不能说我临场反应能力差,实在是这次会晤信息量太大了,塞藤椅,200斤,哪哪都大…而且确实,我走他旁边,可以忽略不计。茶馆老板看我俩,来了一句,呦呵,你俩这个儿!我只能在心里呵呵了。

对了,翠花大哥可能是深圳呆习惯了,穿的不多,出门还有齐脚脖子深的雪这么冷,他感觉也有点瑟瑟发抖,毕竟对自己的脂肪过于信任,就没有穿羽绒服。出门打车,那时候还没有滴滴啥的,只能靠等,等到靠抢,抢不到靠拼。我永远忘不了他上车的样子,我感觉那个出租车装下他挺难的。开车门,伸一条腿进去,就已经塞满了后排座,折叠他的大小腿,把自己强行塞进后座,就是那种一个后座塞一百个人,有的人脸被挤到玻璃上面目狰狞的样子,就是这个既视感。那个车门,我很同情他,怎么关上的呢?总之是塞进去了。大晚上的我也看不出车胎压没压瘪。他说先送我,我就自然的坐到了前座,不,是窜上前座。

我先下了车,跟他道别。我一下车就在想,上车容易下车难。难道他也要跟从藤椅上站起来一样,把藤椅从他的身上扒下来一样对待这辆可怜的出租车吗?很难想象啊。

翠花大哥也跟我再见,就消失在夜色里了。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呢,惊魂未定吧。我还是见识得太少了,确实应该多几次相亲,要不见一次,吓死一回,太废身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