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机最新章节

第二章 第四节

后来断断续续的联系着,这个时差确实很考验人的。

翠花大哥还是义无反顾的问我毕业后的打算。我就觉得香港读个啥没有意义,那时候的我还是很有追求的,比如我要学这个,就必须去全世界划拉最好的导师,结果我学的那个方向全世界就只有两个教授在研究。我估计我要是当年坚持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啊。一个教授在英国,一个在日本。所以我想都没多想,就只申请了日本这个,毕竟全球顶尖。所以根本没有把香港的学校放在眼里。可能我当时没有理解他的梗,因为那时候我也没有去过香港,不知道离深圳有多近。

而且,如果去香港,很有可能我就去翠花大姐那个学校了。到时候真的就四人小型见面会了。

其实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见过翠花大姐真人,照片也是很模糊的一张,没什么可辨别度。翠花大姐也算是一个神女子了吧。对于自己喜欢的男生,恨不得挖掘到他每一个关注过的女生,全部列为假想敌。要往好里说呢,是爱的够深,怕被别人抢走。要往坏里说呢,就是让人喘不过气来。不知道她跟小博士之间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感情,才让她如此执着的关注我,一个完全对她无法构成威胁的人,你近水楼台,天天见面,见了好几年了,我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完全不是你的对手的。我也挺同情翠花姐姐的。

后来翠花大哥家里还催我把户口办回来,因为我出国之后户口还一直在杭州集体户口上,还没有迁出。他说集体户口那张纸也是ok的,让我开个证明先拿一张户口页出来。我也不懂是啥意思啊,你要我户口,是要查户口么?看看是不是黑户?年龄有没有造假?都怪我年轻不懂事啊,我真的没有想到他要户口页是想要“办事”啊。但是你征求我的同意了么?我怎么觉得有点像包办呢?

我有点开脑洞,比如我稀里糊涂办了户口回来,跟第一次被忽悠到相亲现场一样,被忽悠到民政局…然后就不知道咋回事的就换了世界了。不过按照我当年还要蹦哒的心态,应该不会成功的。谁成想,一蹦哒就是十几年,现在蹦哒不动了,发现无人可嫁。

一个圣诞节过完,我就准备回加拿大了。翠花大哥也只是保持着短暂的qq视频联系。翠花大哥确认我不会去香港读书了之后,联系就少了。

其实,翠花大哥还真的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他是觉得他想要马上结婚生孩子,开始传统的家庭生活了,但是我还小,如果我去日本,那又不知道几年才能回来,这几年中会不会有其他的变化。如果先把事情办了,也不能异地分居多年。我当然还小,他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年纪。

翠花大哥有一次跟我聊起过结婚生孩子的话题,问我喜不喜欢小孩子,喜欢男孩女孩之类的。我真的是傻透了,不想把这个锅给年轻背。在2018年以前我从来没想过要生个孩子,我听见孩子一哭一闹,头都要大了。这是第一感受。所以我给翠花大哥的回答是不想生,觉得孩子哭闹很烦。我透过有延迟的qq视频,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崩溃,和逐渐消失的笑容。

我只是实话实说,完全没有考虑到同理心,翠花大哥想要听的内容,我一句没说,他不想听的,我倒是说了一堆。

现在他的qq是多少我已经不记得了,后来开始用微信了,不知道怎么又把微信加起来了。包括我要从香港回深圳,还微信咨询过他那个时间段返回深圳最快的路线是什么。他言简意赅的告诉我答案。再过了五六年,我发现他把我微信删了,那我也就把他删了吧,互删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翠花大哥的结局还是很圆满的。他也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

某一年我国,我爸的发小,就是我和翠花大哥的介绍人,去参加了翠花大哥的婚礼。据说是奉子成婚,翠花大哥还是一样的体重。翠花大嫂是翠花大哥单位的同事,据说比翠花大哥还要年长一两岁吧。那年估计翠花大哥应该三十多了,大嫂应该也是三十几了才怀上。大嫂长得比较难看,身材也不好,个子也不高,完全一个非常普通的一般人。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微信朋友圈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传递通道。

几个月之后,翠花大哥在朋友圈里发了他儿子出生的喜讯。儿子像妈是比较普遍的,确实,他儿子的嘴简直跟妈长得一模一样,双唇突出,好像永远合不上。下嘴唇很长,整个嘴在脸上很有违和感。不过男孩子嘛,外表不重要。

但是,男孩子外表要是好看,那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比如一个很好的职业可以做:海王。

翠花大哥的朋友圈里晒过一张在海边,他和他儿子背对镜头,并排坐着看海边夕阳的照片。配上了一段关于父子很唯美的句子。虽然翠花大哥相比他儿子来说,简直是他儿子的体积可以完全忽略不计,但是这张照片还是非常唯美,让人感动的。一副慈父的样子马上就来了。。

不得不说还是羡慕这样的场景,现如今,我也很期待,我能作为一个母亲,给他们拍这样的照片,一起看夕阳,一家人…后来有一位大哥问过我:你希望以后有个小娃娃喊你妈妈么?这句话确实是改变我想法的一问。可能就在这一个问句之后,我的开关突然被打开了。我开始希望有个活蹦乱跳的小儿子搂着我的脖子喊我妈,哭着喊着让我给他买冰淇淋。我会带他读书认字背古诗学外语做数学题。带他走遍他妈妈去过的地方,我拉着他的小手,中手,大手,一起去看更大的世界,我们可以去全世界最好的沙滩看夕阳,带他去我最喜欢的日料店吃饭,教会他说各种语言,可以跟全世界的小朋友做朋友。等到他长大,可以交女朋友的时候,我希望那时候我还不老,他能把我带着一起去跟女朋友约会,比如打游戏机,比如蹦迪,染头发,做指甲,割双眼皮…

我很期待这样的场景,不知道这辈子是否还有机会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