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机最新章节

第三章 第二节

前两天喝多了没有更新。

话说solo哥讲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题,很难受,还要附和着。

solo哥有个很好的搭档就是他妈,每说一个话题,他妈必须补充一句,我儿子太优秀了。一个坐下像小山一样的慈爱的母亲,对她儿子露出满脸的喜爱。

其实我爹的发小还是挺能说个人,每次吃饭都是他控场,引领话题,带动气氛,包括控制节奏。话题有趣不乏内涵,气氛热烈不乏感情。

但是被solo弄的也不知所措,很多聊天止于“我儿子太优秀了”。怎么概括当时的现场呢?就是solo哥solo了一段,中间夹杂几句附和,solo妈太优秀,结束这一段,进入下一段。全场solo循环。我们一家三口就是像动画片里三个傻动物坐在网球场边上,看那个网球左右跑,我们仨也齐刷刷的挥动着脑瓜子左右看球那样,看这帮人solo表演。只是觉得脑瓜子晃的好累,我们仨确实跟不上节奏。在solo哥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道上下五千年,如何倒腾二手车之类的这些话题中间,我们仨显得简直没有读过小学。

solo哥可能有点说兴奋了。凳子往后撤了一点,搬起自己一条腿横着放在另外一条腿上,显得很社会的样子。开始抖他的腿和脚。solo哥是展示自己腿长么?还是展示一下他确实没有下肢瘫痪?

solo哥说累了,大家也忙活累了,有负责附和串场的,有负责捧的,也有我们三个傻动物做摆头运动的。空气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们仨都要累死了。solo哥转头跟我爹的发小来了一句:走啊!就是大家散了的意思。我爹的发小很尴尬,我组织的场子,居然轮到你说结束。没办法,我也觉得太累了,就等谁摔杯为号赶紧结束这场摇头活动。我也忘了今天的主题是啥,可能动物总动员组织的看solo表演。

我爹的发小就去买单。其他人陆陆续续往出走,开始离别寒暄。solo爹呢,人还比较通情达理,拉住我爹和我,可能带有一点真情实感的夸了我几句,由于全场solo,都没有来得及问我几个问题,就结束了,白瞎了我前两次的相亲经验,你倒是问问我喜不喜欢哪个城市,毕业之后想干啥之类的常规问题呀?并没有。

有一次我面试也是遭遇了一个喜欢solo的总经理。基本没有让我插一句话,把他的创业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我讲了三个小时,我就是嗯,嗯的告诉他我在听,还时不时给他倒点水,别把自己说干了,会议室又没有监控,万一说的太激动嘎过去了,我就是第一嫌疑人。我心里想,你是不是得问我点问题,要不好像不太像面试。他在辛辛苦苦讲了三个小时之后,估计也是确实累了,喘了一会,我寻思我自己来个介绍吧,你累了换我solo一会。在我介绍了没几句的时候,这老总估计缓过来了,把我打断了,说我看了你的简历,各方面都不错,都挺优秀的,然后就是把我夸到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然后就是要加我微信,那就加嘛。加了之后告诉我他的大名,又自我介绍了一下。最后估计在solo三个小时,脑瓜子都说缺氧了的状态下,终于想起了这还是个面试!讲了一下岗位定位之类的话题,我已经都要坐不住了,一上午四个小时,矿泉水都喝了好几瓶,你赶快收个尾吧,我相亲都没有唠过这么久,实在不行咱俩微信聊吧,我想站起来溜达一会。最后结果就是回去各自考虑。我有一种终于解脱了的感觉。你solo了一上午,我当了一上午观众。还好只有一个人solo,要不我又要做摇头运动,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再摇头,估计我颈椎都要折了。

他爹争分夺秒的在东北冬天的室外开始表达他的诚意,我爹也在争分夺秒的有礼貌的附和。大家都冻的哆哆嗦嗦的。我站在他爹旁边,solo哥站在我爹旁边,可能是冷,我们都靠近了车的前面机箱的位置。solo哥这回不solo了,可能是人家在美国呆的是加州,每天阳光普照,不习惯东北这么冷了。双手锁紧袖管里,头锁在衣服领子里,开全身抖,我都怀疑是不是得了啥帕金森,坐那抖,站那也抖,从局部抖,变成全身抖。

他爹最后实在冻不行了,正好单也买完了。对我和solo哥说你俩互相留个电话吧,方便以后联系。solo哥正在那投入的抖,好像没太听清他爹说啥,但是好像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手机,我是直接没有留电话的意思,就带着我爹离开了。

回家之后,我跟二老说,这是个什么玩意。确实啊,你翘二郎腿,抖腿,满嘴跑火车,没一句正经嗑,他确定他是来相亲的么?而且完全不像在国外呆的。而且还是他给本次大型相亲翻车活动的召集人说大家结束这次活动,合适么。听了一晚上也没听出来他到底是干啥的,好像没啥正经工作,也不知道以什么谋生。人物历史不详,发展路径不详,未来不详。整个一个十万个啥也不知道。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solo一家人,我爹这个热心的发小也再也没有给我安排过相亲了。估计是怕我第三次崩溃,那真是不要钱要命啊。。

solo哥就这样沉没了。俗称闪现。

相亲真是一件费神费力的事,比如这次,不但心灵上收到了冲击,连我的颈椎也要一起迎接考验。solo哥连最后他的结局我都不知道,自从我的颈椎废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他一点点的消息了。他可能是一脚上了第一个台阶,发现上错车了,连投币刷卡这个动作都没有做,还赠送了我一盘solo单口相声,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