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荔枝最新章节

第八章

最新网址:m.fenxbook.com

他嗓音慵懒散漫:“这么小瞧哥哥。”

意有所指的意味,尾音稍扬,调侃十足。

白荔还想说什么,抬眸间纪霖汌已经从她身旁走过。

她亦步亦趋地跟上,草丛里的虫鸣一声更甚一声。

于是她小声地说道:“没有呀。”

走了一会,路过小区中心的水池。

“下午是不是很没意思?”

像是觉得气氛太沉寂,纪霖汌突然开口问道。

他一说话,瞬间打破静谧。

也打破了一点点尴尬。

白荔缓过神来,视线内虽然看不清,但她仍能感受到黑暗里的清冽气息,带着体温徐徐而来。

脚底踩下的每一步,都像是被放大了似得。

四周安静的很,只有他们两个人。

其实白荔本身就是个性格很沉闷的人,随遇而安,所以在哪里待着都不会感到无趣。

于是她摇摇头说:“不会,挺好玩的。”

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指轻轻攥着,慢吞吞地揪着衣角。

而且她也见到了他的朋友们。

好像无形之中,她对纪霖汌这位哥哥的了解,更多了些。

这个认知让她稍微有点开心。

一顿,她补充了说:“许博文哥哥人也很好。”

“嗤。”很清浅的笑声,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

有一丝细碎,但十分悦耳好听。

纪霖汌笑说:“他又不在。”

白荔脸颊一热。

她真的没有拍马屁的意思啦。

到家以后,蔡嘉禾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见白荔和纪霖汌进门,她走过来递了两双拖鞋,瞪了纪霖汌一眼:“现在才回来?”

客厅没开灯,光线黯淡。

纪霖汌挑眉,不在意地说:“吃了晚饭啊。”

“下次不许这么晚了。”蔡嘉禾说,“你一个大男生没事,嘟嘟才这么小,别带着她瞎胡闹。”

纪霖汌左耳进右耳出,不是很耐心:“知道了。”

“嘟嘟,晚上吃饱了吗?”蔡嘉禾笑容和蔼地问,“要是没吃饱,阿姨再去给你做一些。”

白荔点头:“恩恩,吃得很饱,谢谢阿姨。”

刚走到门口的纪霖汌顿时侧过身:“...妈。”

蔡嘉禾:“干嘛!”

纪霖汌默默:“我没吃饱。”

蔡嘉禾:“那你自己去煮面啊,又不是没长手。”

纪霖汌:“......”

洗了把脸,白荔走进卧室。

手机还规规矩矩地放在桌面,于是她走过去。

刚打开,就跳出来电量不足的提示。

紧跟着就是钟陈怡的几通未接来电。

她一怔,忙给钟陈怡拨了回去。

“妈妈,今天家里停电了。”她如实禀告。

不过和纪霖汌出去玩的事情,她还是下意识就隐瞒。

要是被钟陈怡知道她今天去过网吧...

肯定要被骂一顿。

电话里,钟陈怡声音忽远忽近:“我还在想你怎么没接电话,现在来电了吗?”

白荔应了声:“恩。”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说一声,明天你爸开车带我们去办手续。中午叫你一起出来吃个饭。”一顿,钟陈怡说,“明天周日你没什么事情吧?”

白荔突然惊喜:“你们明天要过来吗?”

“对,给你姐开个身份证明。”钟陈怡说。

白荔笑着趴在被窝里:“好,那明天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离开家也有一段时间,她确实有点想念。

...

第二天中午,白荔接到了钟陈怡的电话,于是她跟蔡嘉禾说了她中午不回来吃午饭以后,就出门打了个车。

饭店地址就在学校附近,但走过去还是有点远。

钟陈怡订的包厢在饭店的二楼。

她推开门进去,正好听见他们在说话。

“我记得你们语文老师今年年底结婚吧?”白军手搭桌子上,坐在左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道。

被夹在中间的白楚楚玩着手机,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啊,你别总问我这些,烦死了。”

白军:“嘿,你这孩子。我问两句还不行了啊?”

坐在右边的钟陈怡倒了杯茶水:“行了,你少问两句。再说她们老师结婚不结婚的,楚楚怎么知道?”

“就是啊,跟我有什么关系。”白楚楚说,“而且你非要在我打游戏的时候问。没看见我都死了吗?”

白军:“我不是想着给送点礼。这叫礼多人不怪。”

稍一顿,白军的视线抬起来,看见了门口的白荔。

“嘟嘟来了啊,快进来。”他说。

白荔目光划过钟陈怡:“爸,妈。”

然后,一顿她看向白楚楚:“姐姐。”

白楚楚冷哼一声,头也没抬。

她手指不停地滑动着屏幕,然后突然使劲地摔在桌面:“烦死了,这把又输了,我都五连跪了。”

“好好的,发什么脾气。”白军说。

白楚楚生气:“还不是你非要在我打游戏时候问这问那的。”一顿,她说,“学习好的来了啊,你问她去。”

白荔敛了敛眼眸,随处找了张椅子坐下。

包厢地方不大,中间摆了张圆桌子,占据了大部分面积。

里面没位置,白荔便坐在了门口附近。

整个吃饭的过程,大多数都是白军在问,白楚楚说。

白荔闷着头吃饭。偶尔钟陈怡会问她两句关于学习情况的,然后再嘱咐她要好好学习,千万不能松懈。

又吃了会。

白荔抬眸,看见钟陈怡和白军给白楚楚夹菜。

于是她很快低垂视线,吃了口白饭。

只是白饭吃着,越嚼越没有味道。

...

学校运动会那天在国庆节之前,九月底,天气已经微微泛着凉意。

清晨的阳光稀薄,透着冷淡。

全年级的学生都搬着凳子去学校的露天操场。

许博文一大早就抱着袋零食坐好,在打游戏。

高三年级的学生不需要搬凳子,操场附近的一排排座椅区域划分给了高三。

纪霖汌没穿校服,黑色卫衣和工装裤。

白色棒球帽的帽檐压低,空留出浅淡的阴影覆盖在眉眼之上。

他手揣进裤兜里,两条腿迈开懒洋洋的。

远远地走过来,就吸引了一堆视线。

他刚走到自己位置,停顿:“这谁的东西?”

许博文说:“还能有谁,那帮暗恋你的女生送的呗。”

一包包的零食礼品盒堆放在纪霖汌的座椅。

“博文,纪哥。”那边的何益晨见纪霖汌来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朝着他俩挤眉弄眼,“陪我去抽根烟。”

高三年级基本没有参加项目的,有也是班主任逼迫下,班级干部不得不自发报名。

所以今天相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放松一天。

也有不少人没出来,干脆就闷在班级里做卷子。

高三楼区离操场远,几个男生朝着主教学楼过去。

许博文跟何益晨勾肩搭背在说笑。

“纪哥。”

“恩?”

何益晨问:“你那个击剑队高考加分的事情,办妥了没?”

纪霖汌收敛眼眸:“没。”

“我觉得吧,你手腕都有旧伤了别那么拼命。不就是高考加分吗。”许博文说,“大不了不要了呗。”

“害。”何益晨道:“纪哥偏科严重啊,要不是因为偏科严重到高考过不去,哪用得着这么拼命。”

纪霖汌没说话。

他懒踏地一垂眸,手揣进裤兜里。

几个男生正走着呢,突然发现离的不远,迎面走过来穿着高一校服的几个女生。

纪霖汌抬眸扫了眼,小姑娘吃力地抱着凳子,椅背很高几乎要遮挡住她视线,摇摇晃晃的。

每走一步,凳腿都磕碰在她的脚腕处,隐约瞧着,皮肤都发了红。

她一张娇嫩的脸颊许是因为用力过度,已经染了红晕,漂亮的眉眼低垂着,额前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细汗,衬得皮肤愈发光滑白皙。

她光顾着紧盯脚底下的路,眼看着就毫不迟疑地朝公告栏撞过去。

许博文也眯着眼,认出来:“你妹还挺有意思的。”

“这么宽的路她不走,专挑有柱子的地方撞。”

纪霖汌斜睨了他一眼:“你屁话真多。”

他情绪意味不明,语气里也听不出什么。

最新网址:m.fenx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