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荔枝最新章节

第十章

最新网址:m.fenxbook.com

“我没有。”白荔低着头,她嗓音闷闷的,声又很小。

但语气里带着股倔强的劲,很自然地流露出来。

“没有别扭。”她又强调了一遍。

最后这一句话倒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话音刚落,她也不知道纪霖汌听见了没有。

膝盖表面一层的肌肤蹭破了皮,风一吹便有丝丝的疼痛。严重倒也不严重,涂抹点碘酒就行。

因为今天是运动会,所以她穿的是校服短裤。

早知道还不如穿长裤呢。

“我看看你伤口。”纪霖汌俯低蹲下,视线和她平行。

稍一停顿,他刚伸出手要搀扶她,就被白荔下意识地躲避开,他就在空气里扶了个寂寞。

“......”于是纪霖汌微一挑眉,带了点轻笑的意味:“这还说没有别扭?”

银灰色的碎发划过眉眼,他压低了棒球帽。

一双黑眸在帽檐遮盖的阴影中熠熠生辉,下颌的线条还迎着光线,看起来十分干净,像是被仔细雕琢。

他样貌十分出众,好像天生就是要站在聚光灯下。

白荔避开:“反正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说完,她伸出手去解开绑在两人腿上的绳子。

这绳子也不知道是谁捆的,难解的很。

白荔在周围找了一圈,才摸到了弹力带的起始点。

纪霖汌眉眼稍抬:“是我给你的压力太大么?”

“什么?”白荔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抬头。

“比赛啊。”纪霖汌懒散地说,“你要不想参加就算了,伤口等下去处理处理。”

顿了顿,他有解释的意思,语气平静地接着说:“我没有想逼迫你一定要集中注意力。”

这个比赛说白了也无关紧要,只是不集中注意力就很容易出错摔倒,所以也很容易受伤。

虽然伤口不重,但疼一下总归也不好受。

纪霖汌以为是在这件事让她很在意。

所以,虽然他向来不擅长解释,但还是跟她说了句。

“我没有说你有给我压力啊...”她说。

只是因为被小瞧了,有点不开心。

而且每一次听到他说小孩子,白荔就越发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他从来都是把她当成没长大一样。

这样的态度,让她如鲠在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一次比一次在意。

纪霖汌看了她一眼,语气很淡:“那是什么?”

“是因为...”白荔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裁判打断。

其实是他们两个停顿的时间太长,旁边的裁判已经好几次吹哨示意,只是两个人都没理会。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周围聚集过来的视线越来越多。

“那边的两个学生在干什么呢?”裁判说,“站在赛道聊天?你们还挺会选地方的是不是?”

“真当学校是你们家客厅呢!赶紧离开!”

眼看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们吸引过来,白荔顿时脸颊一热,她沉默了半晌,默默地低垂视线想要爬起来。

手刚撑到地面,她周身倏地一轻。

纪霖汌单手就把她捞了起来,就像提起来小鸡崽。

白荔站稳以后,不自在地缩回去,和他保持距离。

“谢谢...”

说话的时机已经稍纵即逝,现在再提起来刚才的话题也多少显得有些突兀。于是白荔便抿着唇角,不吭声。

弹力带已经解开,两个人确实没有继续比赛的必要。

纪霖汌也注意到了这点,下颌稍扬,他单手揣进兜里,黑眸漫不经心地垂落。

他一直以为白荔属于性格又乖又闷,但这么一看,她莫名其妙地倔起来的时候,也挺棘手。

“算了,没耐心。”他冷淡说了句,“确定不用我送你去医务室?”

白荔顿时绷紧,硬邦邦吐出两个字:“不用。”

“又不是什么大问题。”这句话说的像是在赌气。

气氛瞬间陷入了死一般沉寂。

周围加油比赛的声音仍然在继续,只是白荔心情不停地落落落,除了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什么都听不进去。

许博文老远走过来:“出什么事了啊?”

“没什么。”纪霖汌神色冷淡。

许博文又抬眼去看白荔,小姑娘低着头。

见他过来,她立刻就扭过身准备离开。

许博文一激灵:“吵架了啊?”

纪霖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许博文摸摸鼻头:“我是觉得气氛稍微不太对劲。”

“你什么时候觉得对劲过?”纪霖汌怼他一句。

许博文挠挠头:“你吃枪药了啊?”

纪霖汌收回视线:“在陈述事实而已。”一顿,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了句,“你那有没有创可贴?”

说话间,几个人已经离开了赛道。

...

白荔还没走出去多远,就瞧着一个人影过来。

孟曲星身影疏朗,宽松的校服套在他身上,肩宽背削,有股少年时期特有的干净气息。

“白荔小朋友...”离着很远的距离,就听见孟曲星吊儿郎当地朝着他抬了抬下颌,喊道。

白荔:“......”

她现在真的想知道,有没有什么能在一瞬间长大。

为什么所有人看到她的第一眼,都会把印象停留在年龄,这一点真的让她很困扰。

不过,听见孟曲星这么喊,白荔除了稍微有点厌烦的感觉以外,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和纪霖汌明显不同,白荔自己也觉得奇怪。

于是她想了下,可能所谓远近亲疏大致就是这样。

最新网址:m.fenx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