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荔枝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最新网址:m.fenxbook.com

他语气很淡,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意味。

喉结随着轻笑的动作缓缓地起伏。

黑眸微抬,他笑着看过来。

白荔脸颊顿时一热。

连耳尖都泛着点热潮。

视线撞上,她心底兀自轻跳着,空了一拍。

随后白荔不自在地揪紧袖口的纽扣,很轻地眨眨眼,又低垂:“哪有,没有跟你发脾气啊...”

声小,跟蚊子哼哼似得。

周围哄闹,刚说出口的话音就被嘈杂的噪音淹没。

她也不知道对方听没听到。

炒菜的浓郁香气从后厨蔓延出来,油烟味道很重。

纪霖汌也没打算就这个话题再多说什么,只问了句:“刚才受伤了没?”

说完,他视线落下去,瞥了眼她的膝盖。

纤细白嫩的膝盖泛着淡淡的粉,之前在操场摔倒的地方还通红一片,创可贴板板正正地贴在受伤的地方,但擦伤的淤血痕迹还是从边缘散可出来。

白荔还穿着校服的短裤,她没换。

运动短裤的边缘在膝盖上方大概十五公分的地方。

裤腿宽阔,愈发衬得她双腿修长笔直。

“没有。”白荔摇摇头。

一顿,她想到自己刚才差点挨打:“谢谢哥哥。”

“这么客气?”纪霖汌眉眼稍挑,语气轻慢且懒散,凉凉的眼神划过她,“白天犯倔的时候,怎么没这么客气。”

小孩子脸皮薄,哪里经得起这么调侃。

于是话音刚落,白荔双颊的潮热还没褪下去,猛地又泛了起来。

明明是他总把自己当小孩子。

真是不想理他了...tat。

也不知道是不是相处时间长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关系,总之她现在对待纪霖汌的胆子越来越大:“那我以后还是跟你不客气一点吧。”

她眨眨眼,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佯装认真地说道。

纪霖汌扬了扬眉尾。

正巧许博文从门口进来,拎着两箱啤酒,看到纪霖汌和白荔在门口,一怔:“你们在干嘛呢?”

“白荔小妹妹也在?”他视线划过白荔,“正好,跟我们一起去包厢吃饭啊?”

“反正今天你哥请客。”

在许博文邀请的一瞬间,她心底还真闪过一秒钟想过去的想法。

不过白荔摇摇头:“哥哥我就不去了。”

“我和同学们一起过来的。”她乖巧地解释道,“你们慢慢吃。”

许博文闻言,可惜地啧了一声,嘴里笑着打哈哈说本来可以多一个人宰纪哥一顿。

纪霖汌懒散抬眸,下颌朝着许博文抬了抬:“跑哪去了?”

“害,这不是店里今天人多,酒没了。”许博文一边拎着两箱啤酒一边叹气,“没办法我又跑到旁边超市买的。”

稍一顿,他又说:“你们点菜了吗?”

纪霖汌应了声:“恩。你回去再点。”

几个人一同朝着楼上的包厢走过去。

好巧不巧的是,白荔他们的包厢和纪霖汌挨得很近。

临分别前,纪霖汌突然随口问了句:“你校服短裤改过?”

白荔愣了一秒钟才意识到他在和自己说话,以为他在说校规不允许改动校服的问题,便怔了怔说:“没有。”

“哥哥,怎么了吗?”

说完,她还特意低头看了眼。

她有点困惑,是她的校服短裤看起来很别扭吗?

不过当初领校服的时候,确实给她的是最小号。

袖口衣摆什么的都稍微有些短,但白荔穿着觉得还可以,也就没去换。

这么一看,好像裤子是有点短。

白荔“唔”了一声,太过在意这件事以后,突然觉得双腿暴露在了空气中,有凉意袭来。

纪霖汌很自然地收敛神色:“没怎么。”

他目光慢悠悠地划过她短裤的裤脚。

动作稍一顿,纪霖汌脱了外套。

他俯低了些,随意地把外套在白荔腰间系住。

他外套又宽又大,套着她腰间还挺好看的。

暖意也随之包裹而来。

白荔轻轻地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好一会,她才抿了下唇角:“那我先回去了。”

“恩。”纪霖汌淡淡地应了声,浑不在意地收回视线。

走廊的包厢很多,还没等白荔走向自己的包厢,斜对面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一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来。

这么一来,过道的空间就被压缩。

白荔刚迈出的步伐还没来得及收回来。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的胳膊蹭过了纪霖汌的手臂。

这么僵持了一两秒。

温热的感觉传递了一瞬。

挪开便消失。

白荔心兀地多跳了几下。

慌张中她也没敢抬头,就趁着人群有间隙的时候,匆匆离开。

娇小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

许博文进门前随手把酒瓶扔门口,转过头突然跟纪霖汌说:“我觉得吧。”

“恩?”纪霖汌懒懒瞥了他一眼,“什么?”

许博文若有所思:“你已经有妹控的潜质了。”

纪霖汌:“......”

“想太多了你。”他冷笑一声:“滚蛋。”

...

白荔回到包厢的路上,她心跳得很快,脑子里还忍不住回想刚才和纪霖汌偶然擦上的瞬间,陌生又温热的感觉。好像每次靠得稍微近一些,都会有种莫名的悸动。

像是点燃的星星之火,正在以不可控的趋势燎原。

白荔解开腰间围的外套,认真地把它整理叠好。

她刚抱起来,衣服上属于纪霖汌身上的浅淡薄荷味道就散了出来,很好闻。

脸颊一热。她担心等一会吃饭的时候,她会把油渍滴到纪霖汌的外套上,所以很仔细地把外套放在了椅背。

回到座位,她屁股还没坐热,眼前就被递上来一瓶灌装啤酒。

旁边的男生传过来的,还很体贴地替她拉开了易拉环。

瞬间,麦芽的香气就蔓延出来,微微泛着苦涩的味道。

白荔之前没喝过酒,小时候偶然有一次,白军用沾了白酒的筷子递给她,她至今还记得那种苦涩又辛辣的味道,呛得她连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不喝么?”男生迟疑地看了她一眼,手里的动作作势要收回来。

白荔若有所思:“这个酒的度数是多少?”

男生笑笑:“罐装啤酒也没几度,八..九度吧。要说纯酒精浓度,可能也就一两度?”

白荔抿了抿唇角,眼底的跃跃欲试溢了出来。

“那,我试试吧。”稍一顿,她说,“我可能喝不完。”

男生说:“没事,喝着玩而已。不想喝就不喝啦。”

见状,白荔便捧起来抿了一口。

冰凉的酒水刚入口,她小巧的五官就皱在一起。

男生笑了笑:“你以前没尝过吗?”

白荔摇摇头,舌尖的苦涩令她十分的不舒服。

她又喝了几口。

舌尖已经完全被酒香攻占。

白荔嘀咕了句:“也没有醉的感觉呀...”

难道她酒量还是很可以的?!

男生笑笑说:“哪有这么快。”

“不过啤酒度数低,只喝一点确实没感觉。”

酒过三巡,饭没吃多少,几个男生相互搀扶着去吐了好几次。

喝多了以后,不少人就开始话多了起来,醉醺醺地攀在对方肩膀上称兄道弟。

但白荔还是没有喝醉的感觉,甚至都没有喝酒的感觉,她仍然感觉思绪清明。

又闹了一会之后,班长和几个男生搀扶着出来。

吃到了晚上九十点钟,这顿饭才算结束。

从饭店出去的时候,风吹过白荔面颊。

酒气稍微涌出来了一些,顺着风的方向散去。

夜幕降临,月明星稀。

温度骤降,白荔紧了紧领口。

他们班算是磨蹭的,拖到现在才出来,大厅里已经没什么人,偶尔有几桌也都是中年男人们在聊天喝酒。

她刚准备打个车回家,还没迈开步伐就被身后的一道女声叫住:“白荔,等一下。”

她转过身,看到江星序走了过来:“恩?”

最新网址:m.fenx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