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妖魔小弟最新章节

第1章 没白来

山峦青翠如画。

荒凉的山道上,绝无人迹。

一切静悄悄的。

丹鼎山前,没有想象中的人影憧憧。

青石铺就的道路上,没有行人。

这里真的绝无人迹?

不!

山道上站立着一个少年。

这少年名叫陶青山。今年一十六岁。

他正站立在入山通道边上那块石碑前,看着上面三个龙飞凤舞大字......

丹鼎门。

道路上的台阶由一条条青石铺就,宽约两米,抬头往上去,哪里可以望得到头,直至台阶淹没到两侧的树林里,与那些树木融为一体。

看来这就是上山的道路了。

看着天色还早,他草草吃了些东西,然后紧了紧背包,向着台阶迈开步子。

道路两侧的林子里有几只小鸟,啾啾的叫着,似乎也在嘲笑这个少年的不自量力。

山路崎岖陡峭。

周围没有一个同伴。

四周静悄悄的,似乎只有烈日在关注着他。

当然还有几只不时飞起的小鸟。

走了许久,他站定,喝了口水,然后抬起了头。眼前还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台阶。

再上去一段,眼前一片迷雾。

迷雾之中,不是传来鬼哭狼嚎之声。

有一黑影向他扑来。

到的眼前之时,他看准时机,挥拳一击而中。

那黑影化为黑雾,四散而去。

稍后又凝聚成型。

渐渐形成父亲的样子。

“青山,你这是要去哪儿?”

“孩儿上山去。”

“你不为我们报仇,上山有何用?”

是的,他有仇要报。

父母惨死,这些年,他没少去镇上追问。官方给出的说法,疑点重重。

他咬牙说道:“孩儿一定为你们报仇。”

是的,八年了。八年过去,当初参与调查的仵作、捕快均已调离,去了哪儿,他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凶手刘大贝这个人在地狱岛。

而地狱岛,他也打听出来了,哪里凶险异常。

家里有个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老奶奶需要他的照顾,不然,他早义无反顾的去往地狱岛。

父亲的形象渐渐的变换。

母亲也这样问他:“你一定要报仇。”

他喊道:“母亲!”

那会儿,他醒来的时候,母亲抱着自己,她也是因刘大贝而死。

母亲没有回应,她也渐渐消失。他心底喊着,你不要走。

然而这本就是幻象。

陶青山咬咬牙,让自己清醒了些。

他想调头就走,先去地狱岛。

先去了却这几年藏在心中的这个执念。

可是还没动步,师父陈道进的声音响起,“先让自己变强,你的心中不光只有仇恨,你还有别的需要追寻。”

是啊,除了仇恨,就是那些一直萦绕心田的梦境。

梦境中的女人。

梦境中的打斗。

那一片片凌乱的记忆......

每当想起这些梦境,他右手腕部那团云彩总会发亮,就像亮在他的眼帘。

他看了看手腕,的确,它又一次亮了起来。

脑海中也多了一点点片段。

他不清楚这些片段为什么此时出现。

他怀疑与这山道有关。

当他一步一步的向上走去时,他越发感觉到吃力。

双腿如同灌了铅,每走一步,分量就重一分。

此时他的身上好似背负了千斤重物。

隐没于云间的台阶尽头,有一个青年,他身材消瘦,此刻正躺在石阶尽头,正百无聊赖的看着台阶上的两人。

是的,你没看错,是两个人。

青年的身侧尽是大树,是纳凉的好地方。

此时这条通道上的确有两个人,只不过一个正在上山,一个在下山。

上山的举步维艰,下山的脚步轻快。

丹鼎门人丁单薄,并不如附近的灵器门、火神门兴旺,更比不上云岚宗,或许就与这台阶有关。

“这几年都招不到一个,哎,何苦设置这阵法?”燕丘嘴里嘀咕着,又灌了一口酒。

燕丘是丹鼎山有数的内门弟子之一,内门弟子杂事较少,故而常被安排在这台阶的尽头等待上山者,而起到接引人的作用。

当然是轮流值守。

轻松。

无聊。

因为从这里上来的人太少了。

这里设置了一道阵法。

幻镜而已。

他试过。

不过打听别人遇到的景象,却与自己不同。

或许是因人而异。

从这里上来的人极少,燕丘为此给代理掌门项威武提过两次,项掌门说:这一条是不能更改的。

原因是这是丹鼎门开山立派时候祖师定下的规矩。

“燕丘啊,知道你无聊,师兄我来陪陪你。”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山上飞来。

燕丘知道来人是胡米诺。

他懒懒的起身恭敬的行礼,“师兄好~”

胡米诺哈哈笑道,“知道你的心思,不想行礼你也别做样子,这里也没有外人。师兄我今天炼丹总是不顺,想着出来散散心,也找找问题所在,想到师弟你今天值守,就来陪陪你。怎么样,师弟,我够义气吧?”说着摸出两个大碗,一酒壶来。

燕丘听到就生气,嘴里说着没外人,还一口一口师弟的。

但他能想着来陪自己喝酒,也算是有心。

燕丘看了眼下方的台阶,那少年还在坚持。

胡米诺笑道:“上不来的。别操心啦。来,喝几杯。”

燕丘也摇摇头,他一屁股坐下,与师兄两人边聊边喝。

燕丘灌了一口,问道:“师兄啊,炼丹遇上什么事了,说说?”

胡米诺叹息,“前些日子,突然有个想法,想法可是给你说过的,你也认为可行不是?可我炼了这都多少次了,还是不行。”

燕丘说道:“师兄你也太心急了些。这种事情,急不得的。”

胡米诺点头道:“的确如此,有时候啊,脑袋放空,或有灵感。”

燕丘笑道:“正该如此。来,喝一杯。”

四千多级的时候,陶青山已经感觉到了疲累,异常疲累。

这时候,山道上下来一个小青年。

那人见到陶青山,一脸疲惫说道:“小哥,上面下刀子呢,你可想好了。”

陶青山笑道:“下刀子也没见你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