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妖魔小弟最新章节

第4章 执法堂

可她真的会帮自己么?

曲灵儿就站在边上,她也疑惑的看着陶青山。

“老实交代,这戒指你如何得到?”严宽的声音更冷,一股杀气弥漫。

陶青山哀嚎,师父陈道进让自己离开小村就是为了避开被自己杀死那人的宗门,担心他们寻仇,谁曾想,自己杀的竟然是丹鼎门的门人?还傻傻的自投罗网。这还没跑掉,又惹出事端。

“这是我捡到的。”陶青山很快恢复平静。

那个女子此时也不知在哪儿,就算将当时情况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信,此时只有推。

“哼,想你小小少年,也奈何不了我门筑基修士。”严宽黑着脸,又对曲灵儿说道,“在百草园发生的,就由你带他去执法堂说个清楚吧。”

陶青山一万头某马奔腾,却也无奈,恭敬回道:“师叔祖明鉴。”

曲灵儿也恭敬的答应。

“走吧!”曲灵儿送走严宽,对陶青山说完就前面走了,留下几个哭丧着脸的女子。

“我们这可怎么办啊。任务完不成,会影响年底的筑基丹发放啊。”女子甲哀叹。

“受损失的又不是你一个。“女子乙也一脸无奈。

“说来奇怪,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你们说说,是不是那少年搞怪?”

“他?他能搞什么怪,严老怪可不是吃素的。”

“是啊,灵草枯萎的事情,你说会不会就这么过去了?”

“怎么可能就这么过去。肯定会有个说法的。”

“你们说,他是不是奸细?那储物戒我们都没有,他真的是捡的?”

“奸细,现在这情况,谁脑子缺根弦,跑来这里做奸细、”

“说的也是,那个奸细一来就搞事情。”

“谁知道呢,难不成是杀人夺宝?”

“看着也不像啊!就他?那样的好看的脸,怎么看也不像恶人。再者说,他一个凡人,怎么能杀的了一个修士啊。”

众女子叽叽喳喳的苦着脸你一言她一语胡乱猜测着。

此时,陶青山跟在曲灵儿身后,正前往执法堂。

曲灵儿走路时一扭一扭的浑圆曲线,陶青山再也无心品评。

“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来到宗门的?”曲灵儿很纳闷,这少年在她眼里怎么看着都不像坏人,除了眼睛不太老实。

如果是某个师姐师兄在山下挑的好苗子,那自己要给师姐或师兄早早说说,好早做应对准备,以免受牵连。

说到底,她心底还是不相信他是奸细。

奸细不会这么傻啊。

奸细不应该以以来之后,稳稳的先,哪能一来就搞事。

恐怕是有隐情的。

陶青山对这个曲师叔也有些好感,老实回道:“就是爬台阶爬上来的。”

这一说出来,曲灵儿也有些动容,这可不容易了,她问道:“接引你的是谁?”

陶青山是胡米诺带过来见严宽的,他还摸不清接引人是什么意思,老实回道:“弟子最先见到的是胡米诺、燕丘两位师叔祖。对了,是胡师叔祖带弟子来的百草园,见得严师叔祖。”

曲灵儿大概明白了,她掏出传讯玉简,当即给胡米诺发了条信息,告诉他将要带陶青山前往执法堂。

这种传讯玉简,也只能在护山大阵之内使用,多是紧急时候才用。

珍贵不说,还不能传太多信息。

......

胡米诺前脚走了没多久,燕丘一拍脑袋,他想起来了:自己只顾着和胡米诺喝酒打赌,浑然忘记了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

陶青山爬山爬了可是一整天。

今天可是轮到胡米诺值守的。

这家伙......

赢了自己东西不说,还坑自己。

他想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他估计胡米诺应该在代理掌门项威武那里,就算不在,他也要找掌门人,所以急急的也赶了过去。

......

项威武看着年纪不大,面白无须,只是体格高大,长的极胖,坐在椅子上更像一个肉山,完全的将椅子遮挡了。

他很胖,非常胖。

比起胖胖的胡米诺不知胖了多少倍。

此时他笑眯眯的看着胡米诺,说道:“你一直想着炼制瘦身丹药,如今可是有所成就了?”

胡米诺讪讪笑道:“还未有突破。”

项威武说道:“那你跑我这里到底何意?你平日里可极少来我这里的啊,再说我也没时间陪你闲聊。”

胡米诺笑道:“我看师兄你这样就挺好,威武!也不用急着减肥啊。今天实在有些烦闷,想师兄你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啊。”

项威武笑道:“没时间和你扯淡,你什么时候想着陪我了?想着看我?好像有三个月还是五个月没来了。说实话!”

胡米诺笑道:“今天通天梯上上来一个少年,师弟我想带带他。”

项威武伸手摸索一阵,试图站起身,“你不就是想收个徒弟吗?你如今已经金丹初期,依照规矩,早都可以收徒,直说啊,我这里是没意见的。对了,你眼光也高,这样,你看中山下那家人家的孩子,带上来就是。”

此时燕丘跑进来,说道:“我有意见。师兄啊,他说的那人可是在我值守的时候上来的!并非山下某人家的孩子。”

胡米诺嘿嘿笑道:“你想仔细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应该是我,今天可是我值守。”

燕丘一怔,这也是实情,昨儿个上山时候是自己值守,结果这家伙走走停停,弄到见天下午才上来,他望向项威武,说道:“还请掌门师兄为我做主。”

项威武笑道:“我还不是掌门,记得,想叫掌门,记得前面加个字。”

额,的确是代理掌门,正派掌门在闭关。

项威武拿起桌上果盘里的一颗干果丢在嘴里,嘿嘿笑道:“那是你两个的事情,我不掺和。哈哈,不过,你们得说服一个人。”

“什么?还有人要抢?”胡米诺急了,这事只有他两知道啊,这项威武是怎么知道的?他问道:“是谁?”

项威武说道:“还能是谁啊。”

燕丘说道:“不会是项兰那丫头?她回来了?”

胡米诺顿时没了精神,说道:“应该是吧。”

这也是被项兰作弄怕了。

项威武笑道:“你们有这个心思,那是不错,不过看兰兰的意思,这上山的家伙似乎得罪她了,你两个如果不想让她骚扰,还是别打那小子的主意。”

昨天项兰还没在,应该是今天回来的,也应该是回来的路上发现了这小子上山,既然陶青山得罪了她,那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

胡米诺不再提陶青山的事情,也笑道:“她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