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妖魔小弟最新章节

第5章 是他杀了他

打斗之处声音传来。

“看你还往哪里哪里跑?束手就擒,我等也可给你个痛快。”一个女子的声音,这般威胁加劝阻的语言,也能说得婉转动听。

“黑珍珠,我与你无冤无仇,何苦苦苦相逼,咳咳……”男声,似乎已经受了伤。

“你是和我无冤无仇,但你既然上了榜,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不是我等杀你,就是被别人杀。你如今已经被围,逃是逃不掉的。”是那个好听的女声。

这话说出,场面一度无声无息,那被围着的似乎也在考虑她说的话,又或许是在积蓄力量。

正常点的话,没有人想死,哪怕他已经陷入绝境。

突然打斗声音传来。

陶青山丢掉手中烤鱼,趴在草丛间一动不动,他甚至没有偷看的兴趣。

只是安静的呆着。

虽然不知两方因何冲突,遇到这种事,他还是觉得离远一点为妙。

自己一身破事还未平。

而这就是江湖?

动辄杀人,实在......不妙!

然而他的小心没什么作用,那边打斗之声一停歇,就有人跑了过来,将他从草堆后里提溜出来。

“干什么的?”

陶青山眼前四个人。

三男一女,女人很黑。

问话的那人旁边一人右手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鲜血还在滴着!

一滴一滴的染红地面的青草。

陶青山显得有些紧张,他说道:“我就是路过。我什么也没看见。”

那女人笑道:“七弟,他还是个孩子。别吓着了。”

陶青山心中大赞,这女人黑是黑了点,却笑得甜,更妙的是,他说我是个孩子,那就是不会为难我了。

只见她说罢回头向另两人示意,“去处理一下。”被点到的两人点头应下,一人就地取出什么东西向人头上涂抹,另一人则去了远处。

为了抓那个家伙,哦,那家伙已经死了,可怜的是头颅都没了,黑珍珠等四人花了不少力气布置包围圈,这个七弟就是埋伏者之一,一人后面追赶,终于将目标赶到了伏击圈进而诛杀。

离陶青山最近的这个被叫七弟的,对这个进了埋伏圈却浑然不知还有闲心抓鱼烤鱼的家伙自然看在了眼里。

只是刚才有些恼火,这家伙差点坏事了呢。

没事整出些动静,还弄出些香味,万一那家伙转向跑了,岂不又要费一番功夫。

刚刚说话的那人想到这,心里就有些恼火,好在,对方似乎也没把这个少年当回事,他嘴里说到:“喂,你弄得鱼闻着不错,能不能给我们整点?”

陶青山回过神,刚刚的确有些担心,怕这几人下死手,现在看来几人还算好说话,不过心里还有些不愤:“这鱼可不好抓。”

他们说话的功夫,提着人头的男子已经用什么东西将那颗人头处理完毕,平举在眼前,然后仔细看了看,似乎比较满意,然后轻轻一挥,那头颅已然不见。

那男子笑着威胁道,“不好抓也得抓。”

陶青山悻悻向河边走去,只听背后又一人说道:“已经全部处理完成。”

他回头,见女子点点头,说道:“走!”

转瞬间,几人已然不见。

走的好一个干净利落。

陶青山悻悻的坐在地上,心中还是有一些后怕。

......

丹鼎门门人的服饰是制式的,样式统一,当然世俗产业的人员是另一套,这人黑衣,胸前两只鼎,范围就小的多了。

陶青山可不敢说自己杀了那人,想了想说道:“弟子在山外来这的路上见到有人打斗,那些人四五个伏击一个,他们走了以后,我才出来,见这草丛中有个黄灿灿的东西,好像是黄金做的,也是好看,就留下了。”

事情是真事,却不是这人。

陶青山并不担心他们前去山里核实,他相信知道这事的有限的几人里,都会一问三不知。

现在只希望那个自己救下的女子将来能念在救她的份上别说出来,或者就实实在在的把事情说清楚。

执法堂,应该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地方,他们自会有一个判断。

此时,胡米诺进来了,他实在不清楚自己看好的少年刚刚来到就犯了什么事?

他向林少安行礼后站立一旁,然后就瞅着曲灵儿。

曲灵儿示意他仔细听。

林少安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又问过陶青山家乡小村名字,然后又安排一人前往核实。

胡米诺有些凌乱了,这家伙怎么一来就摊上事了?

很快,哪位核查衣服主人的弟子回报,丹鼎门的筑基弟子除了下山做任务的严白元外,其余都在山上。

林少安问道:“那严白元可知去了哪里?”

肉山一般的项威武轻飘飘的进来了,说道:“他和项兰一起去了陨剑谷。”

陶青山向他看去,只见肉山身后一个女子,那少女,一身黑色衣裙,那白皙的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冷冷的神色,乌黑的头发下,两条弯弯的眉毛,像极了月牙儿。这神色她熟悉,正是那个对自己凶巴巴的受伤少女。

只是,在宗门里,她没带面巾,如今傲然而立,犹如仙女出尘。

这可如何是好?陶青山看她神色,她也正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冷的。

她如果要诬陷自己,执法堂自然会向着她啊。

还有他身边那个.......

那个胖子是谁?见了林少安也不用行礼?

这少女正是那天受伤的少女项兰,她如今已经回来了,并且这么快就见面了。

躲也躲不开。

如今自己的疏忽弄出事,倒是希望她念在自己救她一命的情况下口下留情。

林少安看向项兰,问道:“哦?是这样么?”

项兰看着陶青山,平静的说道:“回林师叔的话,正是这样,他生前一直和弟子在一起。”

林少安又道:“那他是怎么死的?”

项兰玉臂一抬,伸出纤纤右手,十指指向陶青山,说道:“是他杀了他。”

项兰的一句话惊呆胡米诺。严白元这个人,或许曲灵儿不熟悉,或许林少安不熟悉,他可是熟悉的。

那可是筑基期修士,于剑法有极强造诣,他知道严白元与项兰一起外出执行任务,其实还是想着有他在,可以保护项兰安全的。

原来他几经死了,重点是,是这家伙刚刚上山的家伙杀了他,可是,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筑基期的修士在凡人眼里就是神仙啊。

陶青山就算意志力坚强,就算他爬上了登天梯,可是,他也不过是个凡人啊。

曲灵儿看着陶青山,心里暗暗想着,这小子深藏不漏啊,他是隐藏了修为?听说有一种丹药可以收敛修士气息,对了是敛息丹,这种丹药丹鼎门还不会炼制。或许他真的是奸细吧,只是有一点说不通,这奸细也太大胆了,杀了丹鼎门的弟子,还敢上山来?

陶青山也看着项兰,只是他眼神冰冷,她也是极其冷淡。

冰冷了短短一瞬,他又笑了,他向项兰走了过去。

林少安手已经举了起来,执法堂众弟子只等他的手落下。

执法堂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只要他敢有异动,立即格杀。

项威武眼睛微眯。

陶青山边走边慢慢举起了右手,右手食指指着项兰。

他开口说道:“项兰,你......”

只见她放下手臂,向林少安行了一礼,打断陶青山的话,说道:“是的,是他杀了严白元。”

说罢,他回眸瞥了陶青山一眼,那眼神里有骄傲?是报复得逞的快感?

......

时间继续倒回。

时间倒回至三十二天以前。

那天天色将亮未亮之际。陶青山已经挑了两个木桶往村子的中央走去。

水井就在村子的正中央。这是村子里唯一的水井,陶青山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打水的人。

家里每天要弄些肉干之类的,需要不少水。

早早打完水,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比如先练练拳脚,然后给奶奶做好吃食,再进山去看看自己设置的陷阱,亦或者亲自动手猎杀一些野猪之类的猎物。

野猪支撑着他的肉干生意。

与往常一样,此时的村子静悄悄的,静的只能听到陶青山的脚步声。

不对……还有一个声音。

陶青山敏锐的感觉到了井台那边传来粗重的呼吸!

这是不常见的。村子里的人们平日里这时候还在睡觉。还有,村人虽然年长,一个个却身体康健,这呼吸声不对。

陶青山加快脚步,很快,他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形依靠着井台。

那人也觉察到有人靠近,一对明亮的眼睛盯着陶青山,右手努力的试图拿起手边的剑,试了两次,都未能成功,这才有些不甘的放弃。

陶青山短暂的停留之后,决定不去理会。

他一步跨上了井台,用绳头绑好水桶,然后将水桶用辘轳放下。

水井很深,大约放下去十丈的井绳,水桶才接触水面。

当水桶打满水提出井口时,身边传出声音,“水……”声音很小,陶青山晓得那是依靠在井台上的人发出的,奸细柔弱的女声。她也闻到了这水的甜味?

陶青山放好水桶,跳下井台,用双手盛些水桶中的清水,凑到那人的嘴边。

陶青山看到这个喝水的人蒙着黑巾,奇怪的只是将鼻子部位包裹,而眼睛和尖尖的下巴和略有些苍白的小嘴却外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