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妖魔小弟最新章节

第17章破记录

向伏静恭敬的打过招呼,曲灵儿进了屋内。“弟子有一事不明,还望老祖解惑。”

简月明一如往常,笑道:“是那小子的问题?”

见曲灵儿神情凝重,她正色道:“有什么就讲出来,犹豫不决的样子,我可不喜欢!”

曲灵儿道:“老祖,据您所知,鼓吹丹田最久的是几日?”

简月明笑道:“我落霞宗三思真人的七日为宗门之最,潇湘谷那个老怪物是我所知最久的,他于四十年前已经飞升(当然没能成功),他是八日…或许还有一些更久的记录,我们也不得而知,不过那小子竟然用了半个月时间,你有疑惑也是正常。不过听付静说,他并无异常。”

她的担忧,简月明也是知道的。

十五天,的确是个没听说过的记录。

曲灵儿说道:“弟子也查探了,未发现异常。”

简月明说道:“我知道你的安排,这件事情你做的不错。”

曲灵儿说道:“弟子只是尽可能的保护他。”

“找个机会带他过来。他的事情,你也不用疑惑,你知道,这并不代表什么。后续的修行前景,还需要看他的机缘和自身努力,另外,这个消息不要和任何人讲,包括项威武。”

......

陶青山回到药园,满眼已经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卓左等人在他入定的第八天已经离开回到了山的那一边,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曲灵儿就放任他们离开了。

为此还和严宽说道了几句,做了不耽误药田事务的保证之后,严宽才未加追究。

那些在园子里忙碌的人见到他,除了对他的长相在心底赞叹一声外,都以为他是新来帮忙的弟子。

确实,在踏入就行行列之后,他显得越发的精神。

精气神明显提升了许多。

屋子里自己的被褥之类还在,其他人已经不见了,就连床铺都不见了。

这样的安排挺好。

此时的陶青山确实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气质,惹得某些女子又一次犯花痴。

新园子没几个男子,这也是曲灵儿刻意安排,陶青山在屋子空了之后,就独自居住了,他的任务也并不繁琐,就是每天给那些新种的种子施肥,浇水,观察它们的长势。

这中待遇想必先前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

然而,这并不是陶青山所需要的。

他需要修行,他需要找人。

他有太多的需要。

而这些,也需要一个规划,并遵照着实施。

当夜,简月明暗暗查探了陶青山的状况,没发觉异常。

次日,陶青山领取了自己的薪水,三块晶石。

他苦笑。

修行是一件费钱的事情啊。

这点晶石哪里够看?

花了一块晶石买了一件道袍,外加一壶酒,他要去找沙头。

向曲灵儿告假,她笑道:“你拿人家做挡剑牌,衣服毁了,是该去一趟。”

顺着她指的路径,没走多久,就看到一座吊桥。

这座吊桥连接东西两山。

站在晃晃悠悠的吊桥上,下方水汽腾腾。

过了桥,沿着那取去绕绕的小径,他看准演武场方向,向哪里走去。

听说东山的弟子,最喜欢去的就是演武场。

再行一段,已经可以看到它的全貌。

与东山所见演武场并无多大分别。

其上有十多个男男女女在上面,活练剑法,轻灵飘逸,也有人试图操控三五把飞剑,常常失误,那些飞剑之间的配合并不默契,时常偏离主人预想的轨迹,也有人御剑试飞,身形歪歪扭扭。

时而有些取笑打趣的声音传来,多半却伴随着哈哈的笑声。

台上果然见到了沙头。

他在台上。

正在练剑。

不是御剑,是某种剑法,轻灵飘忽,看着到是美观。

陶青山走近一些,倒有不少人看过来。

西山的弟子并不常来东山。

“那人是谁?”

“没有见过。”

沙头看到了陶青山,径直一个跳跃跃至他的身前。

“那几天你去了哪里?”

“有点急事下了山。”

“难怪好几天不见你,今天难得你过来一趟,来来来,上台练练?”

陶青山笑着摇摇头,“今日过来是向师兄你赔罪的,上次搞坏了你的衣服。”

沙头笑道:“你小子还记着,以为你忘记了。衣服是小事,只是那天受的惊吓可不少。”

陶青山取出那壶酒和那件新买的衣服,“这酒就当时向师兄你赔罪了。那天实在是情急之下......”

沙头走近一些,搂着他的肩膀,小声问道:“她最近没找你麻烦吧?”

......

这些日子在崖下,也没见到那丫头,自然没什么麻烦。

其实,这段时间,项兰没少去百草园。

只是每次去,都见不到他。

倒是看到曲灵儿两次,却不好意思问她陶青山哪儿去了。

再去的时候,满园子好像换了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