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群妖魔小弟最新章节

第23章侍女蓝儿与独孤园

远远看去,他的脸型有着完美的轮廓,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些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睛,泛着迷人的光泽,鼻梁高挺,唇形绝美,时不时轻轻翻动书页,这一切无一不透着些高贵与优雅。

她很满意。

听说做了仙人的侍女,是要侍寝的,不知一会她会不会让我侍寝?

如果她这样要求了,我该不该就答应了?

唉,怎么就想到这个事情?

只见他看了一会书,又开始自己的香水试验。

有蓝儿打着下手,做起事情来,还是方便许多。

至少需要什么,动动嘴就有个人去麻利的拿来了。

傍晚时候,曲灵儿送来了他需要的东西。

临走时,悄声说道:“下一瓶香水给我,记得要茉莉花香。”

晚上吃完晚饭,陶青山看了一会书,见蓝儿坐在不远处,他淡淡的说了句,“早点休息。”

蓝儿今天一直想着侍寝的事情,听到这一句,她还是不免心里惊呼。

这么快。

陶青山却没有进自己的房子,他出了门,在园里打拳。

她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直至微微出汗,陶青山停了下来。

蓝儿问道:“公子可要洗漱?”

陶青山没有回答她,只是说,“你去休息吧。”

说完,他缓缓向院子外面走去。

出了院,视线范围内看不到建筑。

院子的后面不远处即是一座山头。

信步向右手边走去,绕上一个小坡,就能看到简月明的房子。

那房间里未亮灯火,也不知这老祖在不在。

天色渐渐晚了,他折返,离自己新居不远处,还有几栋房屋,其间相隔都不远,可能是胡米诺他们的住处?

那条河呢?明天一定去找找,在河边修炼水之诀,必定会快一点,并且胜在隐秘。

如果有人看到他水边修炼时,那点点元气飘入他的体内,一定会惊讶。

进入院子,屋子里的灯已经亮起。

蓝儿坐在大厅的门边,竟似有些发呆。

陶青山没有打扰她,悄悄的闪回到自己的屋子。

蓝儿见到屋子黑影一闪,也惊醒过来,开来并不是全身心的想着心事。

“公子,你回来了。”

陶青山呵呵笑道:“回来了。”

蓝儿又道:“需要奴婢做些什么?”

陶青山说道:“给你说的第一件事情,你都未做到。”

蓝儿一惊,这刚来,就搞砸了事情,那可了得?急急问道:“奴婢哪里做错了,还请公子指出来,奴婢一定改。”

陶青山笑道:“记得日间和你说过的?”见蓝儿思索的样子,才想起日间做实验说过不少话,他提醒道:“奴婢奴婢的我听不惯。你可明白了?我叫陶青山,叫我青山就可以。”

蓝儿说道:“这怎么可以?”

陶青山笑道:“我的话你都不听,是不是想哪里来回那里去?”

蓝儿急道:“奴......蓝儿听!”

陶青山呵呵笑道:“那好,来,坐下来,我们讲讲规矩。”

蓝儿搬过凳子在陶青山对面不远处坐下。

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陶青山就想笑。

他问道:“你家住在哪里?”

“太平镇。”

“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弟弟。有七年没见过了。”

“......”

说说话,她放松了许多。

“七年前,山下发了水灾,父亲就把我卖给了牙婆,牙婆又将我卖给了孤独园。”

孤独园?“怎么上的山来?”

“这个蓝儿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在园里,他们教我们一些琴棋书画,还教一些......伺候人的法子,原本以为会被卖去青楼一类行当......也是蓝儿运气好,这才能入他们法眼,上得山来。”

嗨,这孤独园并不是单纯的善堂啊,其中还有这些勾当。

原本以为他们能够帮助那些孤苦无依的人......自己可是在桐城给他们了一笔巨款的。

“七年前,山下发了水灾,父亲就把我卖给了牙婆,牙婆又将我卖给了孤独园。”

孤独园?

......

在他来丹鼎山之前。

陶青山站在远处,看着戏班的众人走远,直至不见,他也进了城。

相比之下,桐城是一座小城,城中常住人口也就三百多万,比起动辄千万人口的大城,那就小的可怜了。

入城之时照例是要勘验身份,说是防止邻国奸细,这与自己去过的留良镇相差无几。

守门军士会仔细的查看你携带的东西有无违禁品,对陶青山这样轻装的旅客,总是不忘叮咛,“城中禁止打斗。”

桐城的前身也是小镇,在经过多年的发展,几次扩建,城墙几经改建,才成为如今的模样。

高大的城墙,是为防御战争而生。

防御的或许不单单是外敌。

生活在高大且厚实的城墙之内,人们想当然的觉得安全。

城中新建的街道仿照圣人居住的中城,讲究横平竖直,将对称之美发挥的淋漓尽致。

主街道宽阔,可以并排通行两辆马车。

街中主要的十字路口设置着高约三丈高的望楼。

城中没有比望楼更高的建筑了。

据说城中发生的许多事情,望楼都可一目了然,消息之类也可通过旗语之类立即传至城主府相应的牙门。

安稳的秩序,是城主府乃至中城天外天最大的愿望。

城中最高权利机构就设置在城中心的高山上,上面据说有门派高人常驻。

负责桐城治安的修真门派乃是鼎鼎有名的灵器门、巨剑门。

想知道某家即将举办宴席之类,乞丐无疑是消息最为灵通的,花了一点银钱,陶青山很快找到了即将举办寿宴的贾家地址,就连贾家有几口人都说的细致,更有甚者,小乞丐说,贾先已经年近六旬,本次寿宴之上还会纳一门小妾,嘿嘿,之所以这么厉害,多亏了妙妙堂的霸王散......

后来,陶青山也才知道,这妙妙堂,其实就是丹鼎门的产业。

贾府的院落占地不小,地处于城东,某个井字型街道东边有一半都是贾家的产业,据说是占了前次城市扩建的光,贾家一夜暴富。

也算贾家人经营有道,之后其财富不减,延续至今。

如今的贾家家主贾先和前人一样,多种经营之下,为保自身安全,还圈养了一些保镖护院。

不管如何,今夜,陶青山将光顾贾家。

他在山中的时日里,跟随陈道进所学,他自信足以应付这些普通的护院。

就像陈三,简直是不堪一击。

入夜,街道上的大部分灯火已灭之后,陶青山一越而入贾家宅院。

贾府之中依然灯火通明,院落之中还有一些人在忙碌着。有人指指点点,更多的则是按照那些人的指点抓紧布置着。

陶青山仔细观察,院中有一些三三两两举着火把的在巡逻。

黑暗中并无几个隐藏的暗桩。

悄悄的摸索,避开那仅有的几个暗哨,他向后面的屋子摸去。

庭院深深。

后院某间房间还传来女子的喘息之声。陶青山好奇的捅开一点窗户纸,里面一男一女相拥着,男人的头埋在女人的胸前,看不到男人的面容。

陶青山虽然不知他们在做什么,但这短短的一瞬,却也看的他面皮发烫。

这不是贾先。

贾先很好认。

他的右侧脸颊上有一颗黑痣。

黑痣上有几根黑毛,听说他兴奋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摸摸那几根黑毛。

重要的是,贾先要过六十大寿。

要过六十大寿,年纪起码有六十了。

而这个男人,就算不看脸,光看背部,无论如何,也不像六十岁年纪。

贾先可是一个普通人。

与修士无法比拟。

一个修士,或许上千岁,其面容也可能犹如三四十岁的青年。

又排查了几间,在一处亮灯的大房间,陶青山听到有人说话。

“你说他们怎么还没消息?”一个稍显慵懒的声音传了出来。

陶青山通过窗户缝隙看去,这人微胖,右侧脸颊上有一颗黑痣,符合贾先的特征。

另一个声音说道:“这次安排的四个人他们平日里办事还算靠谱,今晚不回,到明日怎么也该回来了。”看装扮,站在下首说话的这位应该也是个护院。

“嗯。那小娘子,见过一面,容貌清秀,声音婉转,那声音,有个比方叫什么来着?啧啧,确实让人难忘。对了,声若黄莺。你说黄莺假若会说话,能有那么好听么?”

听他说这个,窗外的陶青山就觉得,那小妞的声音是好听,也不至于让你这么着迷吧?

他知道,他口中的小妞是戏班的严方英。

下首站立的那人说道:“老爷有眼光。”

“你娘的,是个男人,都知道那小娘子极美。人你见过吧?”

马屁没拍好。

“见过两面,那两次都是随着老爷您一起的。”其实他的眼睛一直注意着他口中老爷的周围。

只见贾先头枕在一个女子的胸前,另一个貌美的小姑娘则跪在地上,给他捏着抵在胸前的脚丫。

当然这些,在窗外的陶青山能看到,他却看不到那护院的目光。

贾先说道:“先这样吧,人回来了,就回报消息。对了,明天上午回报。”

“好的,老爷。”

“这次,人弄回来之后,让你那帮手下注意点,别以为老爷我不知道他们干的好事!”

“......”

“下去吧。”

陶青山大汗,这贾先很懂的分享啊,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些自知之明。并不是一味的屏蔽了视听。

却听那护院说道:“老爷您玩腻了,还不是......”

他看看正伺候老爷的两个女子,后面的话没说下去。

陶青山却是知道,听那陈三说,那些女子下场不好;桐城打听贾先时候那小乞丐说,那些女子一般是去了妓院。